在目前籍籍无名又缺乏开发能力的状况下

2019-03-15来源:admin围观:108次

  9月26日 ,郝建民获委任为岁宝百货董事会联席主席兼执行董事。岁宝百货公告称,这项任命自2018年9月26日起生效,合约期为三年。

  郝建民2016年突然告别了中海地产,在中海地产的11年时间,郝建民先后担任过中海地产执行董事、副主席、行政总裁和主席兼行政总裁。此次任职岁宝百货,在职期间将收取月薪200万港元,或年薪2400万港元及经董事会不时批准的其他附加福利。

  相比其在中海地产任上年薪的702万港元,目前的年薪是之前的3倍多。岁宝百货联席主席兼执行董事杨祥波还大方送股,以1港元的名义价格转让“岁宝BVI”所持岁宝百货3.74亿股股份,市值3.29亿港元。

  对于郝建民的加入,岁宝百货方面称是有利于集团新业务,即物业管理及开发的发展,并且考虑到了才能经验、资历以及其他上市公司董事的薪酬待遇,给出了这笔高薪。

  高薪挖人,意味着岁宝百货试图将地产业务做大做强。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也试图联系岁宝方面进行更详细的了解,尤其是郝建民具体要如何扩展地产业务,不过未果。

  有岁宝百货在职员工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透露:“目前地产部门的团队已经基本组建完成,应该是公司接下来要大力发展的部门。原本公司缺少地产业务这方面的人才,现在也加大招聘力度。”

  另一位接近岁宝百货的人士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:“岁宝已经从集团层面对业务进行梳理,本身地产业务发展疲软,且缺乏专业的人才,而郝建民带了一个团队进入,这对于岁宝的地产业务发展如虎添翼。另外,原本岁宝依靠百货行业在深圳站稳脚跟,但是百货行业这些年受到冲击大,转型迫在眉睫。而房地产资源岁宝还有一些,尤其是深圳现在房价高企,这些都能转化成业绩。”

  据悉,郝建民进入岁宝后已经改变了一些局面,他一方面要求地产业务进行集团化运作,所有项目工作人员集中办公;另一方面,还停止了合作开发业务,将岁宝位于深圳福田八卦岭片区、深圳宝安沙井片区的项目收回独立开发。

  46岁就接替孔庆平出任中海地产主席,成为央企“年轻派”一把手的郝建民,上位经历一直颇有传奇色彩。这个在业务层面拥有强劲手段,并引导了中海重大并购案,在中海进行大刀阔斧的人事变革,带领中海保持“利润王”的称号的前任“掌门人”一直在资本市场中拥有不错的口碑。

  只是2016年11月,突然被免除一切职务,有消息称是因为涉及“违规问题”接受调查。事后,郝建民离开了中海地产,并且踪迹全无。

  直到今年4月,坊间才有消息传出,郝建民将携带多名高管加盟岁宝集团,主要负责地产板块,将早先分散的地产项目进行整合做大做强。

  郝建民在消失的这一年做了什么鲜有人知。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进行了多方了解,从郝建民离职后,其实有不少企业对其抛出了橄榄枝,最终选择岁宝也是因为双方“合拍”。

  

  据悉,杨祥波和其他潮汕老板一样,务实低调,又善于调整,在零售业面临困境时,急需在地产业务做大;其也非常看重郝建民,开出了高薪并且赠送股份,就是看到郝建民在地产业务的能力。

  回顾郝建民此前在中海的履历,作风雷厉风行。早在1989年就在香港长期工作,通过与国际一流承建商的直面竞争,凭着对香港建筑管理模式的深刻理解和突出的工作业绩,在香港建筑行业崭露头角,并积累了与国际大金融财团合作经验。

  2001年前后,郝建民又带领华北区团队,取得了不俗成绩,尤其是北京地区地产业务有显著的拓展,组织开发了“中海雅园”“中海馥园”“中海凯旋”等项目。其中,“中海雅园”从买地、策划到销售只用了短短两年半的时间,实现了“成片规划、规模经营、滚动开发”的开发目标,成为北京西部地区的明星楼盘。

  2002年郝建民任常务董事副总经理,2003年任常务董事,就这样顺风顺水到了2013年,已经担任行政总裁5年之久的郝建民从孔庆平手上接过了董事长之位,当时他所面对的不仅仅是迈入了“千亿阵营”的中海,而且是拥有庞大资产重组还没解决的中海。

  郝建民能形成有效管理的区域仅有华北区。2014年1月1日起,其发起了变革,在总部层面成立战略管控委员会,同时成立专业化工程公司与营销公司。郝建民舍弃了中海实行多年的区域化制度,改为大部制纵向一体化管理,成立战略管控委员会,亲自担任该委员会的主任,将中海所有权力收回到这个部门。

  在郝建民担任中海董事长的第一年,中海地产的销售额达到1385亿港元(约合1165亿元人民币),首次跨入千亿俱乐部,当时被称为“全球最会赚钱的房企”。

  在公开消息中,它的项目多由其他公司代建而成,如位于深圳罗湖八卦岭片区的国展中心项目,此前由世茂集团在代建;另外位于深圳宝安沙井片区的项目则是由星河湾集团代建。

  开发商的规模化进程已经是“强者愈强”“大鱼吃小鱼”的局面,中小房企的路并不好走,是突围还是被并购,非常看重领导者的能力。连万科都喊出了目标是要“活下去”,更何况在开发业务等同于“白纸”的岁宝。

  对于岁宝而言,在目前籍籍无名又缺乏开发能力的状况下,要撕开一条血路,就需要一个强劲的人来带领。而郝建民在地产行业打拼多年,在项目获取、资本市场、人事管理都拥有经验。

  位于深圳市南山区滨海大道边上的南山岁宝百货在今年3月正式告别,这家在2003年开业的分店,在优质地段矗立了15年,最终还是选择退出。虽然岁宝百货方面称是因为租赁合约到期,但是各类购物中心的崛起以及电子商务浪潮的汹涌而至,传统百货零售业的生存空间逐渐被挤压。

  这并不是深圳市南山区第一家关闭的百货店,在这之前,新一佳、人人乐已经相继关掉门店。那些承载着深圳人记忆的百货店,在百货行业集体陷入衰退期时,要么转型改变,要么退出市场。

  岁宝百货诞生于1996年,曾经引领着百货行业的浪潮,并在 2010年7月,通过IPO成功登陆香港资本市场,那一年岁宝百货的营业额就达到了12.8亿元,拥有及经营13家百货店,其中11家位于深圳,是深圳人眼中赫赫有名的“四大百货”之一。

  不过,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查阅其年报发现,岁宝百货上市以来,营业额一直在12亿元至14亿元徘徊。

  2017年,公司实现收入约13.26亿元,同比轻微减少5.6%;销售收益总额约20.8亿元,同比减少3.9%;经营溢利约为6013万元,同比增加4.3%;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为4561万元,同比减少24.6%。

  岁宝百货也试图进行了改变,在传统业务上寻求突破发展,目前已发展包括百货店网络“岁宝百货”;大型综合超级市场“SMART”和一站式时尚生活体验购物商场“Shirble Plaza”三种经营模式。

  不过,这对于公司的销售收入并未有太大的改善。今年上半年,公司收入更是减少到6.02亿元,同比减少8.9%;经营溢利为1990万元,同比减少60.5%。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为1490万元,同比减少63.4%。在购物中心大量崛起,电商购物陷入狂欢的年月里,这个行业似乎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。

  有接近岁宝百货的人士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:“百货业销售业绩彼此间差距很大,岁宝的百货业收入已经掉到了末端,6亿元的收入和别人百亿元收入相比,需要走很多路。在消费升级、新零售赋能的大环境下,岁宝尝试的业务转型,主要还是依靠销售收入,而今年6月和盒马鲜生合作转型,就是寄希望于有稳定的租金收入,在角色上进行转变。”

  在百货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,多元化转型对于岁宝来说也十分重要。2015年4月,岁宝集团开始进军房地产行业,然而,在涉足房地产行业的三年时间里,房地产业务开发一直未能给业绩带来太大贡献。

  上述从岁宝百货离职的人士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:“以前杨老板(杨祥波)对于房地产业务没有放特别多的精力,不然也不会把项目给别人代建。但是现在在百货业收入不断萎缩的情况下,房地产虽然进入‘白银时代’,但深圳房价还是处于高位,公司将一些精力放在房地产业务上也能理解,连电商阿里巴巴、京东都进军房地产,百货业怎么不可以在房地产做大做强呢?”